2005年12月8日星期四

《採桑子》《木蘭花。擬古決絕詞》- 納蘭性德,《鷓鴣天》- 晏幾道


《採桑子》 納蘭性德
誰翻樂府淒涼曲?風也蕭蕭,雨也蕭蕭,瘦盡燈花又一宵。
不知何事縈懷抱,醒也無聊,醉也無聊,夢也何曾到謝橋。

《木蘭花。擬古決絕詞》 納蘭性德
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
等閒變卻故人心,卻道故人心易變。
驪山語罷清宵半,淚雨零鈴終不怨。
何如薄倖錦衣郎,比翼連枝當日願。


納蘭性德生平簡介:
納蘭性德(1655-1685),清詞人,本名成德,為避太子諱改性德,字容若,號楞伽山人。滿洲正黃旗人,康熙十五年進士,授乾清門侍衛。他是清大學士明珠的公子,文學成就以詞為最。生於順治十一年〔1655〕,納蘭善騎射,好讀書。詞以小令見長,多感傷情調,間有雄渾之作,也能詩。所作『格高韻遠,極纏綿婉約之致』,藝術造詣頗高。悼亡諸詞,一字一句,更是感人尤深。納蘭詞在努力轉變元明庸弱的詞風上起了一定的作用。他於康熙二十一年〔1685〕得急病死,年僅三十一歲。共存詞三百四十二首,尤以小令見長,時人譽為「清代第一詞人」。著有《通志堂集》、《飲水詞》等。


《鷓鴣天》 晏幾道
小令尊前見玉簫,銀燈一曲太妖嬈。
歌中醉倒誰能恨﹖唱罷歸來酒未消。
春悄悄,夜迢迢,碧雲天共楚宮遙。
夢魂慣得無拘檢,又踏楊花過謝橋。



納蘭性德有個好友無錫人顧貞觀填《金縷曲》兩首,為吳兆騫被流放黑龍江求援,感動了納蘭性德--認為西漢蘇武和李陵的贈答詩、西晉向秀的《思舊賦》和顧貞觀這兩首以書信形式填的詞,堪稱文壇三件極品。他覆信說吳兆騫「此事三千六百日中,弟當以身任之,不俟兄再囑也。」顧貞觀進而直言談相:「人壽幾何?請以五載為期。」但是,要斡旋政治事件阻力重重,納蘭性德託身為宰相的父親明珠幫助,使吳兆騫結束了流放生涯,回京後且被性德聘為館師,教授其弟學業。吳兆騫在 1684年十月病故,納蘭性德十一月從江南迴京,為他操辦喪事,出資送靈柩回吳江。這件事被後世傳誦為友誼的楷模,「生館死殯」成為一句成語。


《馬嵬》(其二) 李商隱

海外徒聞更九州,
他生未卜此生休。
空聞虎旅鳴宵柝,
無復雞人報曉籌。
此日六軍同駐馬,
當時七夕笑牽牛。
如何四紀為天子,
不及盧家有莫愁?



陸游及唐婉
宋高宗紹興十四年,二十歲的陸游和表妹唐婉結為伴侶。兩人從小青梅竹馬,婚後相敬如賓。然而,陸游的母親不喜歡唐婉,以至最後發展到強迫陸游和她離婚。陸游和唐婉的感情很深,不願分離,他一次又一次地向母親懇求,都遭到了母親的責罵。
陸游迫於母命,萬般無奈,便與唐婉忍痛分離。後來,陸游依母親的心意,另娶王氏為妻,唐婉也迫於父命嫁給同郡的趙士程。這一對年輕人的美滿婚姻就這樣被拆散了。
十年後的一個春天,陸游滿懷憂鬱的心情獨自一人漫遊山陰城沈家花園。正當他獨坐獨飲,借酒澆愁之時,突然他意外地看見了唐婉及其改嫁後的丈夫趙士程。
儘管這時他已與唐婉分離多年,但是內心裡對唐婉的感情並沒有完全擺脫。他想到,過去唐婉是自己的愛妻,而今已屬他人,好像禁宮中的楊柳,可望而不可及。
想到這裡,悲痛之情頓時湧上心頭,他放下酒杯,正要抽身離去。不料這時唐婉徵得趙士程的同意,給他送來一杯酒,陸游看到唐婉這一舉動,體會到了她的深情,兩行熱淚淒然而下,一揚頭喝下了唐婉送來的這杯苦酒。

然後在粉牆之上奮筆題下《釵頭鳳》這首千古絕唱:

《釵頭鳳》 陸游
紅酥手,黃滕酒,滿城春色宮牆柳。
東風惡,歡情薄。一懷愁緒,幾年離索。錯!錯!錯!

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浥鮫綃透。
桃花落,閒池閣。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。莫!莫!莫!

《釵頭鳳》 唐婉
世情薄。人情惡。雨送黃昏花易落。
曉風乾。淚痕殘。欲箋心事,獨語斜欄。難!難!難!  

人成各。今非昨。病魂長似鞦韆索。
角聲寒。夜闌珊。怕人尋問,咽淚裝歡。瞞!瞞!瞞!


〈虞兮〉清 吳偉業

千夫辟易楚重瞳,仁敬居然百戰中。
博得美人心肯死,項王此處是英雄。



郁達夫在民國十九年遊桐廬嚴子陵釣台時,乘著酒興在祠堂高牆上所題的〈釣台題壁〉詩:

〈釣台題壁〉 郁達夫

不是尊前愛惜身,佯狂難免假成真。
曾因酒醉鞭名馬,生怕情多累美人。
劫數東南天作孽,雞鳴風雨海揚塵。
悲歌痛哭終何補,義士紛紛說帝秦。

2005年12月1日星期四

《石達開題詩三首及對聯一首》


解說石達開之題詩三首及對聯一首,全文如下:

其一

揚鞭慷慨蒞中原,不為仇讎不為恩;
只覺蒼天方憒憒,欲憑赤手拯元元;
十年挽轡悲嬴馬,萬里梯山泣病猿;
我志未酬人亦苦,東南到處有啼痕。


其二

大盜亦有道 詩書所不屑
黃金若糞土 肝膽硬如鐵
策馬渡懸崖 彎弓射胡月
人頭作酒杯 飲盡仇讎血

其三

床前忽起老龍吟 鬱鬱書生殺賊心
己到窮途猶結客 風鹿相贈值千金


對聯

須磨以待 問天下頭髗幾許
及鋒而試 看老夫手段如何


石達開(1831-1863),廣西貴縣客家人。太平天國主要將領之一。他工詩能文,可惜的是作品流傳較少。


《太息。宿青山鋪作》 陸遊

其一

太息重太息,吾行無終極。
冰霜迫殘歲,鳥獸號落日。
秋砧滿孤村,枯葉擁破驛。
白頭鄉萬里,墮此虎豹宅。
道邊新食人,膏血染草棘。
平生鐵石心,忘家思報國。
即今冒九死,家國兩無益。
中原久喪亂,志士淚橫臆!
切勿輕書生,上馬能擊賊。